«1 2 » Pages: ( 2/2 total )
本页主题: [霹靂普通] 淺黃白25,F12(朱慕)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無將琰郢
级别: 迷谷小慕兒


精华: 0
发帖: 20
威望: 9 点
金钱: 210 兩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8-07-30
最后登录:2008-11-07

 

二十一


整理了下手中的東西,大多是他這幾日以來放假之後買的,其實裡頭絕大多數的東西都是要買給那隻被自己拋棄在研究室裡的任性小蛇的,朱痕一一點清了項目,不由得苦笑了下,十樣裡頭大概有八樣都是要給牠的,而剩下的都是要給同事們的小禮物,和自己一向手不離身的咖啡和美酒。


他其實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對一隻蛇放下這麼大的心思,更沒想到自己對牠的思念竟然會這麼樣的深,小慕雖然平日裡頑皮愛搗蛋,不過卻是逗的自己很開懷,做錯事的時候那無辜哀怨的模樣,總是可愛的讓自己不忍責備,可牠畢竟還是得回歸大自然的!


一想到這裡,朱痕就不由得深深嘆起氣來,雖然他是可以在小慕身上放追蹤器,然後再假意放走牠之後,再拿儀器去帶牠回來,不過如果他真的作了這種事情,實在是有違他的職業道德,但是要他這麼放走小慕,他又捨不得!


「真是想不透你這個小笨蛋有那裡值得我這麼費盡心思的?」緩緩轉頭看著桌上小慕的照片,朱痕放柔的目光裡卻是盛著滿滿的寵溺,他想他這輩子,大概都會陷入對這隻小笨蛇的思念裡無法自拔了吧!



※ ※※※※※※※※※



「先不管我跟醒惡者的問題,過幾天朱痕就要回研究室了,你想好了該怎麼做了嗎?」畢竟小慕是登記有案的保育蛇類,要牠這麼憑空消失在研究室裡的話,朱痕恐怕難辭其咎!


被南宮這麼一問,換小慕有些為難的皺了眉的說著「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對朱痕來說,他的責任感絕對會比私情要來的重要!」

他也不是沒有看出朱痕對自己的去留的為難,只是他也不曉得要怎樣做,才能在這樣的難題裡做出最好的取捨!「我想過了,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照他原來的計畫放走我,然後我再偷溜回來找他!」


小慕的話語,讓南宮頗感認同,似乎好像也只有這樣,才能把事情給妥善解決!「但是你這樣…我怕守道者那邊你會過不了!」他是為了要報恩才能跟著醒惡者回來人間界,但是小慕可就不同了,自己跑來人間界的妖精,若是被守道者發現的話,那可就不太妙了!


雖然這屆的守道者對牠們這些妖精的禁制令是放鬆了不少,可也不代表牠們可以這樣隨意的就跑來人間界啊!


「放心吧、我跟小白很熟,他應該可以幫我瞞過的!」知道南宮在擔心什麼,小慕卻只是笑了笑的說著,當初他喜歡趴趴走的個性,讓他認識了不少朋友,小白也是他在那段時間的結交,而他跟守道者的關係……


嘿、嘿、嘿~~是所有妖精與道士們都知道該睜隻眼閉隻眼的吶!


「叫什麼小白…人家可是有名有姓的……」沒好氣的敲了這隻沒大沒小的傢伙額頭一記,這小子叫人家叫的這麼親密,小心人家身邊的那隻會不滿,到時候收了他看他怎麼辦!


「可是人家在他還是隻小狐狸時候就認識他了嘛~~叫習慣了咩!」摀著被南宮打得有點疼的額頭,小慕有些不依的說著,他就不懂人家小白都不介意了,那隻礙眼的傢伙倒底在計較什麼!


「總之你啊、再這麼不知分寸,小心那天叫人給收去都不知道!」


「反正有小白家的那隻在,死不了啦~~」大不了到時候再被小白抓去再捶一頓好打而已!


「你啊、別老是給人找麻煩行不?」因小慕這聽來亂沒營養的話,而沒好氣給他一記白眼的南宮,真是深深的體會到了朱痕對他的那種放不下心,和時不時哭笑不得的心情了!


有這種寶貝在身邊,還真是讓人很無奈啊!



※ ※※※※※※※※


二十二



南宮神翳的話,讓小慕更加不滿的說著「我那有一直給人找麻煩…都是麻煩來找我……」


瞧瞧,這是什麼話?對於小慕的話挑了挑眉的南宮,非常無奈的嘆了口氣,這小子分明是被人給寵壞了,才會這樣不將自己惹來的麻煩當麻煩了!


「那現在你的意思是再回去裝成一尾普通小蛇,然後等到野外之後再回來嗎?小慕,這樣的話是不是要跟他先說一聲好,讓他有時間替你做掩護?」


「嗯、我打算先這樣,當然啦~~小白那邊還是得去跟他說一聲的,不然他家哪口子不好騙啊!」一想起那個奪走他家小白美人的道士,他就一個怨吶~~>"<要不是他打不過他的話,小白才不會這麼輕易就被他給拐去…TAT


「那你知道他現在在哪裡嗎?」雖然他不知道那個人與小慕是什麼時候交陪上的,南宮想了想,他還是陪他去找人會保險一點以免出事!


「他還能在那兒,不就是跟那個道士在一起嘛!去總壇轉轉一定能找到他的!」不是他在說啦…那個道士真是有夠猖狂的、將隻九尾狐這麼大辣辣的帶出帶進道門總壇的,真是有夠給他囂張!


「那你打算怎麼進去找他?道門總壇可不是你我這種小妖可以進得了的!」他們可跟那隻九尾不一樣,他可是有人罩著的!


「這簡單、小白有給我一張符,說是燒了他就知道我要找他了!」小慕微笑的對著南宮眨眨眼,從懷裡摸出了一張符的動作,讓南宮有些錯愕,也相當不解、這東西他平時都將它藏在那兒?怎麼他都沒看到過?


「所以…只要你燒了這張符,九尾就會出現了嗎?」伸手接過小慕手裡的符,上頭寫著的字句雖然有些他看不懂,不過應該是屬於召喚的符咒!「不過…這個不是道門的符嗎…?一隻九尾怎麼操縱得了?」南宮相當為此感到疑惑的問著,就算他是九尾狐是狐仙一族,也沒辦法這般自由的操作道門之術吧?


「不知道哩、我認識他的時候他就會用了,可能是因為小白的娘是道士,所以他身上有一半道士的血的關係吧?!」


「…………」小慕的話讓南宮有些想冒青筋了,就算他是半人狐的混血,也還是隻妖,怎麼可能可以用道門之術?


看來那隻九尾狐,其實也不怎麼簡單啊!



※※※※※※※※※※※※※※※※


「小白~~~~~~~~~~~~~~~」很快樂的撲上那由符咒所燒起的冉冉白煙裡隱現出來的高晀白色身影,小慕一臉幸福的將臉往他的肩窩裡蹭了蹭,如同以往的淡然檀香,柔雅的薰乎得他就快因為興奮而暈眩了過去!

還是好香~~>_<


反射性的抱住那個撲過來的身影,讓白衣男人有些愣了下,然後在看清楚他那張俊美臉上一雙靈動的黑眸之後,男人隨之了悟了什麼一般,而笑了笑的伸手摸了摸小慕那張高興的面容,溫柔說著「原來是你…你成形了呀!」當初他見到他時,他還只是隻才剛懂人事的小蛇妖,還沒能成人形呢!


「嗯~~還早啦~~現在這樣是南宮幫我的啦~~還沒能靠自己能力變呢~~~」被他這麼一說,小慕卻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他現在還是個半調子,也才剛學會怎麼自己變身而已,雖然能維持的時間大概只有十分鐘…*汗*


「喔?」聽到小慕的話,男人卻是轉頭看向站在一旁的南宮,微微一笑「辛苦你了。」短短的幾個字,就說明了他對於南宮對小慕的照顧的感謝,顯然是也知道小慕不是什麼好帶的小孩!


「呃…也還好……」像是沒料到他會這麼說的南宮,忽然有些尷尬的笑了起來!


「你找我有什麼事嗎?」將抱住自己不放的小慕給稍稍拉離了些,男人溫柔的輕問著,他這個好幾百年不見的朋友找他的原因。


聽見他的問話,小慕卻是有些猶豫了起來的不知該怎麼開口才好,所幸男人也知道他個性,卻也不催促他的只是靜靜的等著,只見小慕被他望著有些不自在的扭捏了幾下之後,才緩緩開口「是這樣的…我…我想留在人間界…所以想請你幫忙。」


小慕的話,讓男人有些為難的輕皺了眉,雖然知道小慕並非那種逞凶作惡的妖精,可人間界的規矩他也不能不守!「有什麼理由讓你想留下來?」他知道小慕向來隨性散漫,若不是有什麼理由,是絕對不會有想來人間界駐留的想法!


「我…喜歡上一個人…所以想留下來陪他。」據實以告的小慕吶吶的看著男人的表情,實在是無辜委屈的像極了做錯事情的小孩!


可男人卻只是深深的凝望著他一會兒之後,才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只因為他看出了小慕的心思,也看出了小慕註定的情劫,只是他倒是很好奇,能讓天生天養的他有了執著之心的人,會是怎樣的一個人?


「他給了你名字是嗎?」男人忽然的一句問話,讓在場的兩人有些愣了下,而見到小慕和南宮的反應,他也就明白了他的猜測是對的!妖一般都是不給自己取名字的,若是讓人取了名,而自己也認可的話,則代表著那個人將會是自己一生的牽絆、永生的守候!「原來如此…我明白了……」


「我知道我這樣會讓你感到很困擾,但是我是真的想陪著他,小白…對不起…又給你惹麻煩了。」知道自己這麼做是給他惹麻煩,小慕不由覺得內疚的苦愁著臉來的望著他!


「無妨,我知道對你而言那個人很重要就夠了。」搖搖頭嘆笑看著小慕的一臉歉疚,寵溺一般的伸手拍拍小慕苦愁的精緻面容,男人的微笑依然溫柔的讓小慕感到溫暖!「倒是給我說說他給你取了什麼名?」


聽到男人的問話,小慕一雙美麗的眼睛裡,頓時閃起的璀璨的光芒,隨即笑瞇了一雙眼的說著「小慕!」


「小慕?呃、很可愛的…名字……」雖然有點怪,不過配起這隻小傢伙而言,卻是意外的適合!


「那小白呢?現在的名字是什麼?我聽人家說那個守道者對你很好呢、還讓你自由出入道門總壇說!」


小慕的話,讓男人不由苦笑了起來、他對他好嗎?

其實他也不知道他對他到底是好?還是不好?

只因為他對他而言,他也不過是他的眾多使者之一。


「劍子仙跡。」
Posted: 2008-07-30 00:39 | 10 楼
無將琰郢
级别: 迷谷小慕兒


精华: 0
发帖: 20
威望: 9 点
金钱: 210 兩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8-07-30
最后登录:2008-11-07

 

二十三



提起一早就收拾好了的禮品,仔細的再翻找查看一下,朱痕這才放心出門去上班,這是他放假之後的頭一天上班日,他可不想忘了誰的伴手禮,好讓人家有藉口可以怨念的啊!


「不知道小慕這些日子有沒有乖乖的啊…」一邊低喃的念著,一邊鎖上自家大門的鎖,嘴裡雖然是念叨著怕那隻任性小蛇可能會做錯的事,可語氣裡卻是充滿了無限的關心。


一想到可以見到那隻頑皮的小東西,朱痕嘴角卻是不由得微彎的,露出了難得的一笑。


※※※※※※※※※※※※※※※※



某研究所外,一台休旅車當跑車用的衝進了研究所前的停車場,車才剛一停好,車上便衝下來兩個人!一雙身影急急忙忙的跑進某人的研究室裡之後,這才雙雙的鬆了一口氣的喘氣不已!


「總算是趕上了!」喘氣著的南宮,將窩在自己懷裡的小慕拉了出來,將他丟進保溫箱裡,由於丟的實在是太用力了、讓小慕痛到有點眼冒金星的哀嗚了起來!


〝哎喲、南宮~~你是不會丟小力點喔?痛死我了~~> <〞小慕不悅的扭動起身子來的,對著保溫箱外的南宮嘶牙裂嘴吼叫著,自然是惹起了南宮的不滿!


「你這小混帳、要不是因為你我們也不會這麼遲才回來這裡!」一想起早上的事情,南宮就一肚子火、這小子不但賴床也就算了,竟然還說要把他這些日子裡搜括到的東西一起帶回來!這不是擺明了這小子這十幾天裡根本就不在這研究室裡乖乖待著了嗎!


看著南宮氣炸的表情,小慕自知是自己理虧,要不是他拖拖拉拉的,他們也不會這麼趕的,跑到差點就喘不過氣來,便有些委屈哀怨的垂下了頭的不敢看他!


「你們怎麼會在這兒?」才一踏進研究室裡,就看見了醒惡者一群人正站在他家小慕的保溫箱前,不知道在幹什麼!朱痕略感疑惑的問著,醒惡者他是知道的,另一個他倒還真沒見過,難道會是那天打電話來給他的南宮嗎?

「呃…我來看一下小慕,今天寒流來襲,我怕牠會受不了!」醒惡者率先的發言,解決了他們一時找不到理由解釋為何他們會一大早的究在這裡出現的原因!


「不用這麼緊張,不管室外的溫度再怎麼低,這個研究所的室內溫度都是由中央空調在做調整的,小慕不會這麼容易感到冷的!」醒惡者的話讓朱痕不由失笑的搖了搖頭,他這個同梯的似乎是有點關心過度了點!「再說了,如果溫度真的太低的話,蛇會自體陷入冬眠自我保護的!」


伸手拍拍醒惡者的肩之後,朱痕這才轉頭看向一旁的南宮神翳說著「你應該就是南宮先生了吧?非常感謝你在這段時間裡替我照顧小慕!」邊說著,邊從一旁的手提袋裡拿出了一盒東西遞向南宮之後,接著說著「這是一點小意思!」


看著朱痕手中那包裝精美的禮盒,南宮轉頭看了看醒惡者之後,便伸手收下「那我就不客氣了!」從剛剛他就聞到一股很香的咖啡味,想來就是從這個東西裡頭傳來的吧!


「小慕,我也有幫你帶禮物回來!」轉頭看著將頭緊貼在保溫箱玻璃上的小慕,朱痕不由哧笑了一聲,只因為小慕那雙圓潤的眼裡,正眼巴巴的看著自己等著要禮物的模樣,實在是可愛又逗趣的很!

一聽到自己也有禮物可以拿,小慕高興的差點就大叫出聲了來,不過還好在南宮的殺必死的眼神掃射之下,小慕總算還記得自己現在是條蛇,而不是人的趕緊嘶嘶嘶叫的搖著尾巴!


這次,從朱痕的手提袋裡拿出來的東西,卻是讓小慕和南宮為之驚訝的物品,那是一條繡著黃色小鴨的圍巾,就是小慕與朱痕第一次以人身見面時,朱痕所買下的東西,原來他們猜了半天就是沒猜到朱痕到底是要送給誰的東西,就是要送給小慕的呀!


將保溫箱裡的小慕給抓了出來,朱痕任由牠纏上自己的頸項,然後將那條圍巾給輕輕纏上小慕的身體之後,微微一笑說著「果然很適合你。」語畢,還不忘送給小慕一個久違吻,真是叫小慕樂翻天的死命的往朱痕的衣領裡鑽……


將眼前這一幕看在眼底的南宮,一張嘴真是張了又合的想說些什麼,可卻還是什麼話都沒說出口,這小子真是丟盡了蛇族的臉!




※ ※※※※※※※※※※※※※※※



二十四


自從朱痕銷假回來之後,日子也還是一如往常的過。


小慕偶而鬧性子的在朱痕桌上打滾,吵得他不能做報告,小慕偶而吃壞肚子的在朱痕身上翻滾耍賴,要朱痕一直要陪著牠,不然就死捲在他身上讓他難以工作,這些,朱痕都可以忍受得了,畢竟小慕只是偶而如此,而非天天這樣,但事實上,小慕平常的時候也不見得有多乖巧!


無言的看著縮捲在自己燒杯的某隻胖呼呼的蛇,朱痕實在是很不想對牠來硬的,但這小慕今天好像是吃錯了什麼藥一樣,不管他做什麼,牠都要跑來跟他唱反調,於是朱痕的視線開始環繞的研究室四週一圈。


嗯、小慕的水盆的水換了,雞蛋和雞肉末也餵了,身體也幫牠洗過擦乾淨了,電熱毯也插上了…那麼,這位蛇少爺到底是哪裡在不滿?


「小慕,你是要自己離開,還是要我把你抓開?」無奈的輕嘆了口氣雙手環胸的看著小慕的嘶牙裂嘴,朱痕試著用很和平的方式跟牠做溝通!


〝都不要、今天你不跟我說清楚我就跟你沒完~~>"<〞要不是牠現在不能開口說人話的話,牠肯定會大聲的跟他吼回去,今天那個來他研究室裡的漂亮小姑娘是誰?為什麼要幫你做便當?!


「小慕!」無奈朱痕再怎麼權威也聽不懂小慕的蛇言蛇語,只當牠又在鬧脾氣,口氣不免開始嚴厲了起來的輕喝了牠一聲之後,一把抓起牠將牠扔到一旁的椅子裡!


椅子裡雖然有毛毯墊著,小慕其實是摔不疼的,但是小慕卻是摔得很傷心,這是朱痕第一次這麼粗魯的對待牠,叫牠好是傷心的只差沒淚眼汪汪的看著朱痕!


啊啊啊~~~他摔牠?他竟然敢摔牠?

這個死人什麼時候對我這麼粗魯過了?

嗚嗚嗚…肯定是變心了…TAT

我要叫南宮過來毒死你!!!##


正當慕小蛇如此悲憤難耐的時候,朱痕又在做什麼呢?


只見他開始認真的開始整理起這幾天因小慕不斷搞破壞而一直延宕的工作紀錄,而忙得焦頭爛額,根本就沒時間去分神發現到一條因為他的舉動而感到十分受傷的小蛇,正緩緩的爬下了椅子,傷心的轉開的門把,往隔壁奔去找人哭訴他的惡行……






〝南宮…TAT〞

「…….」無言的低著頭看著盤在門口的傷心小蛇,南宮神翳直覺是想一腳給牠踩下去,如果不是醒惡者忽然探出頭來將牠給抱進來的話,他真的會這麼做!


本來他與醒惡者在實驗室裡難得沒爭執的相處著,沒料到忽然的敲門聲打斷了他們這難得的寧靜,本想當作沒聽到,但是耳尖的醒惡者眼也沒離顯微鏡的就開口要他去開門!無奈之下,他也只有起身離開他溫暖的電熱毯去開門看看是那個不長眼的傢伙來搗亂他與醒惡者美好生活!


結果,竟然又是這隻懶蛇爬過來找他們哭訴!


「這次又是什麼事?」強壓下心頭的這股怒氣,瞪著眼前慕小蛇一臉的哀怨,嘖、嘖、真是越來越媳婦臉了,牠都快可以跟那隻蝴蝶精燒黃紙結拜了!


〝朱痕他變心了…TAT〞小心的用尾巴接過醒惡者遞過來的熱牛奶喝著,小慕聲調哽咽抽搭的煞有其事一般的模樣,真是讓南宮神翳差點就噴笑而出!


這隻懶蛇在沒遇到朱痕之前可是見一個愛一個,現在是怎樣?朱痕身旁一出現追求者,這小笨蛇就覺得他被拋棄了嗎?果真是現世報啊!


「嘖、他怎麼變心了?你跟他人蛇殊途!你不會以為他真的會喜歡上你這條懶蛇吧?」雖然知道南宮說說本就涼薄,但是一聽到他的惡毒話語說出口,也不免感到受傷!


南宮說得沒有錯,牠只是隻半調子的蛇精,除了吃和睡什麼也不會、連變個人形都要人家的幫忙!一想到這裡牠不免覺得難受的紅了眼……雖然蛇不會流眼淚,但是牠真的覺得自己快哭出來了!
Posted: 2008-07-30 00:39 | 11 楼
無將琰郢
级别: 迷谷小慕兒


精华: 0
发帖: 20
威望: 9 点
金钱: 210 兩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8-07-30
最后登录:2008-11-07

 

二十五



當朱痕忙完了手邊的工作,這才想起他還沒餵小慕吃飯,也疑惑為什麼這隻小笨蛇怎麼就這麼乖順了一上午沒再來找他鬧,轉身往平日讓那隻小笨蛇窩著的地方看,不但沒見到半條蛇影,而且他買來送給牠的圍巾也被牠棄置在椅腳邊了,很顯然這隻慕小蛇的脾氣又增長了不少!


懷著無比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彎腰撿起被牠任性丟在地上的圍巾之後,輕拍了拍上頭的灰塵,朱痕不免為自己寵牠過頭的行為感到有些不妥,本來就不該寵溺的對象,卻是在他的溺愛之中變得越來越不像隻野外的蛇,這對將來要野放的牠而言,是極為不利的舉動,但是他卻是無法撇下那雙總是對他充滿著信任的晶瑩大眼裡所顯現出的哀傷!


放下手裡的圍巾,朱痕很自然的打開了研究室的門便往隔壁走去,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那隻小笨蛇只要一鬧脾氣,那裡都不去,就只會往隔壁那裡躲去!




「惡者,我家那隻笨蛇有沒有來你這兒?」連門都沒敲,便直接轉開門把走了進來,朱痕的這樣突兀的舉止讓裡面的人有些訝異!


雖然平時朱痕也不是沒有來過這裡,但是像今天這樣沒敲門就直接闖進來倒還是第一次!


但是看清楚裡面的人之後,朱痕也不由一愣,裡頭除了他熟悉的醒惡者跟南宮神翳之外,還多了一個他不認識的人,與其說他不認識,倒不如說是不熟悉的人,只因為他記得自己見過這個人一面!


「抱歉、我不知道你們有客人!」朱痕道歉的話一說出口,便讓那個人一臉詫異的瞪著他,像是有些不敢置信他竟然會這麼有禮貌一般!這讓朱痕有些不是滋味兒的輕挑了下眉,他很也明白自己的外表看起來確實不是什麼很注意禮節的人!但是再怎麼說,他也不是那種不知分寸的傢伙!


「呃…沒關係……」一旁略顯尷尬的醒惡者,大概也沒料到他這個同學這次竟然會這麼沒禮貌的直接開門進來!不過臉上的表情,卻是帶著讓朱痕不解的緊張!


「希望我沒有打擾到你們,惡者,我家那隻蛇有沒有爬來你這兒?」雖然有些為眼前的情況感到訝異,但是他還是沒忘自己過來這裡打擾他的目的!


聽見朱痕這麼一問,醒惡者目光卻是不由得往一旁的男人看了看,然後這才吱吱唔唔的回答「唔…剛剛好像有爬來一陣子…後來我就沒注意了。」他這個人不太能對認識頗深的朋友說謊話,但他總不能說你要找的小慕就是站在你眼前的這位仁兄吧?


「這樣啊…」醒惡者的話朱痕並沒有懷疑,因為他也知道他家那隻慕小蛇其實平常也愛在研究所亂爬!所裡的人都知道小慕是他家的,也都習慣牠在研究所裡亂亂爬的景象了!


「你好,請問先生貴姓?」男人忽然插進兩人間的話語,客氣的叫人感覺不出了他的無禮,再說了他的嗓聲其實是很不錯聽的,讓朱痕不由得轉頭看了他一眼!


其實他是個長相十分俊美的男人,但是眉宇之間的氣質似乎好像還是略顯稚氣了些,可卻無損他與生俱來的爾雅風采!「朱痕染跡。」既然人家都這麼有禮貌的詢問自己的名字,若是不回答的話,不免顯得失禮了些!


聞言,男人對他露出了一抹微笑的說著「我叫慕少艾。」


不知道為什麼,朱痕一直覺得眼前這個男人的笑容,在他眼裡看來,真的是非常讓他感到熟悉!但卻又說不上來他曾幾何時認識了他這麼一個人!




慕少艾是個挺容易自來熟的人,這是朱痕對他目前的觀感,但是見他對其他人卻又好像不是這熱絡!這點,倒是跟他家小慕很像!


「朱痕,我給你帶來了熱咖啡,記得你喜歡奶精多點的對不?」笑吟吟的輕搖晃著手裡紙袋,探頭進來的男人的微笑,總有種令人難以推拒他美意的魅力!


再說了,他也不怎能抗拒得了他手裡那杯熱呼呼又香氣濃郁的咖啡……


伸手接過他手裡的咖啡,朱痕一邊拿出來一邊這麼喃喃說著「怎麼你每次一出現我家的小慕就會不見…」


聽見朱痕這麼喃喃自語的說著,真是叫慕少艾的滿面笑容不由得僵了僵,總不能說因為我出現了所以牠就得消失,然後其實我就是你家的小慕吧……


「放心吧、牠不會失蹤的!」打哈哈的拍了拍朱痕的肩之後便,大大方方的往他研究室的一旁沙發椅上坐去,朱痕不由得斜眼睨了他一眼!


這人難道都不怕那裡有蛇忽然跑出來咬他一口嗎?


「說得這麼篤定好像你真的很了解牠一樣。」像是已經習慣了他的自動自發,朱痕搖了搖頭的坐了下來看著他說著「我怎麼覺得你似乎好像很閒?你不用工作的嗎?」不是他想這麼說,實在是這個慕少艾三不五時的上他這兒來打擾談天,讓他以為他根本就是個職業米蟲!


「我的工作很自由!時間可以由我自己來調配。」知道朱痕在疑惑他什麼,慕少艾把早早就準備好的說詞說拿出來說了一遍!


「是嗎…既然你這麼閒就來陪我找蛇吧!」其實朱痕也不是真的要他來幫他找小慕,只是覺得小慕最近老是消失不見,讓他有點擔心,那小笨蛋該不會是變心了想找新主人纏了吧?


幫他找蛇?面對朱痕的要求,慕少艾不由暗自苦笑了下,我就在這兒,恐怕你翻爛了整間研究所你都找不到喔!但是基於現在他身為人的身份,他也只有順應而答!「好!」
Posted: 2008-07-30 00:39 | 12 楼
muyuefeiyuan
级别: 迷谷小慕兒


精华: 0
发帖: 2
威望: 1 点
金钱: 30 兩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08-11-28
最后登录:2011-12-27

 

好可爱的少艾蛇啊~~南宫醒也很有爱啊~~朱痕更是萌,真是温柔的好人啊~~
不知道还有没有后续了,想知道结局啊。。
Posted: 2009-03-28 02:07 | 13 楼
镜花水月
级别: 迷谷小慕兒


精华: 0
发帖: 9
威望: 2 点
金钱: 100 兩
贡献值: 0 点
注册时间:2015-02-25
最后登录:2015-05-07

 

求结局!
Posted: 2015-02-25 17:51 | 14 楼
«1 2 » Pages: ( 2/2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峴匿迷谷 » 賦雅風流

Total 0.011235(s) query 4, Time now is:01-18 09:47,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0 Certificate Code © 2003-07 PHPWind.com Corporation